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当前央行发行数字加密货币意义不大

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当前央行发行数字加密货币意义不大

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当前央行发行数字加密货币意义不大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部副主任穆长春在论坛上指出,中国人民银行研究数字加密货币已有五年之久。自2014年以来,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DC/EP(DE,数字货币,即数字货币;EP,电子支付,即电子支付)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它已经“准备好了”。央行决定保持技术中立,不预设技术路线,并采用两级操作系统。

现阶段,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设计,注重M0的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并采用双层操作系统,即客户想持有数字货币,与商业银行进行现金交换,客户将数字货币转换为现金也必须在商业银行进行。穆长春认为,双层操作系统不会改变货币债权与流通中债务之间的关系。为了保证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不超过,商业机构向中央银行全额支付准备金100%。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的债务,由中央银行的信贷担保,并且有无限的合法偿还。

根据中央银行官员介绍的数字货币,它是一种数字化的加密货币,但它不会像比特币那样通过区块链技术的算法机制发布,但中央银行将直接授权它向商业银行发行。目前尚不清楚数字货币将采用何种技术来开发。因为,就目前的区块链技术而言,高并发性能根本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也不是分散的,而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由于目前的数字货币(如比特币)不能与法国的币相比,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分散的数字货币是一文不值的。

因此,最近数字加密货币在国际市场上的普及,已向稳定币靠拢,希望与法定的货币进行讨价还价,比如Facebook计划推出的天秤座。然而,如果要将这些稳定币与法国币联系起来,就会出现诸如由谁来管理它们以及如何持有外汇储备等问题。否则,它将对法国币产生重大影响。由于稳定币必须与法语币连接,因为稳定币只与法语币连接,它将得到社会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这些稳定币实际上是代币的一种,在金融监管条件下,其适用范围非常有限,其意义不应太大。既然稳定币发行的意义不大,为什么要再发行稳定币,事实上,司马兆志的心,大家都知道,还希望发行这种稳定币可以成为一种投机工具。目前,美国监管机构已经发现,稳定币发行的储备根本没有得到全额支付,这是稳定币发行的关键。

对于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加密货币,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加密货币也是以稳定币的发行方式为基础的,其重点是M0和现金,就像商业银行支付的法定货币准备金一样。事实上,这种形式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也是代币的现行法律币。这种代币不仅形式非常有限,而且使用范围也非常有限。特别是在目前的金融市场中,市场流动性基本上占货币的比重,现金在整体流动性中的比重很小。就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居民持有的现金非常少。因此,假设目前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技术已经成熟(但目前的技术根本上还不成熟,甚至算法技术还没有确定),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的范围非常有限,不值得损失,成本和成本都很高。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值得吗?

事实上,就目前的技术条件和数字加密货币的特点而言,数字加密货币的预设特性(去中心化、无标记、匿名等)。目的是以先进的技术为品牌,掩盖如何与合法的货币讨价还价,使现实更容易掠夺社会财富。假设这些计算机编程天才只是用算法语言编写的计算机位。这里根本没有社会财富,也没有中央银行信贷的担保,但是一旦它被法国币定价,它就可以被炒作成数亿美元的财富。事实上,这些财富似乎是通过先发制人的方式转移社会财富而从天而降的。如果数字加密货币与法国币相比,其预先设定的特性也让这些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目前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市场流通实际上是被极少数人操纵的。这是创建数字加密货币的目的和核心。中央银行的数字加密货币不需要设置这样的结束,所以没有必要创建一个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另一方面,中央银行应警惕私营部门发行的数字加密货币可能通过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恢复生机,从而冲击国内金融市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