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 国家级别竞争提上日程

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 国家级别竞争提上日程

深圳获准开展数字货币研究 国家级别竞争提上日程

据中央电视台消息,党中央、国务院对支持深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领导示范区表示了意见:提高金融服务的实际经济能力;研究和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制度;为推进登记制度改革创造条件。支持深圳数字货币研究和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的发展。

市场对深圳被任命进行数字货币研究的消息感到震惊。这是否预示着国内数字货币春天的到来?为什么深圳会有这样的“独特”状况呢?此举是否预示着数字货币研发在全国范围内的竞争?深圳能否借此机会成为国家乃至全球金融科技中心?

数字货币密钥

未来的“钱”是什么?是一个数字还是一串代码?

移动支付的迅速普及,使人们对“无现金社会”产生了丰富的遐想。然后,随着数字金融时代的发展要求,“数字货币”概念应运而生。

众所周知,比特币的出现为人类打开了数字货币时代的大门。但比特币和一系列加密货币在其诞生之初只在小规模上受到欢迎。然后,公众开始关注比特币及其潜在的区块链技术,更多的关注来自比特币的“激增和崩溃”。在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迅速发展的今天,各种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已经引起了各方的关注,也刺激了国家一级的研究和开发。因此,数字货币的概念和发展“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是数字货币发展的关键,未来数字货币的发展是无限的。

事实上,业界普遍认为,近年来第三方支付的迅速发展和比特币和数字货币的快速迭代发展迫使银行尽快推出法定的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参赞盛松成在“清华金融评论”中指出:“私人数字货币迫使货币当局研究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自然优势;货币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有利于货币政策的有效运行和传递。”

这不仅是中国的重要性,也是目前大多数国家是否发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讨论和探索。

泰国央行行长韦拉泰·桑蒂普拉霍布(Veerathai San Prabhob)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作为央行在多个领域尝试区块链技术的努力的一部分,目前正在规划开发数字货币。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英国央行(BoE)行长卡尼此前曾表示,他对央行数字货币持开放态度。此外,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也表示,需要认真考虑发行自己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更紧迫的任务是如何利用新技术来满足当前的需求,欧美大多数央行对发行加密货币都极为谨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佳彦(YoshihikoKuroda)表示:日本银行目前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早些时候,挪威央行行长表示,他将扩大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但现在考虑是否推出央行的数字货币还为时过早。

当然,数字货币在国家一级不同于加密的数字货币资产,如比特币,以太坊,这一点现在已经得到了热烈的讨论。目前对数字货币研究和数字经济的定义并不完全局限于中央银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曾强调,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并不是让货币实现某种技术解决方案的应用,而是从本质上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便利性、快速性和低成本。但是,无论是从合法的数字货币研究准备还是深圳数字货币的研究试点。可以看出,国家对数字经济时代的准备和关注。

可以说,数字货币的发展已经进入了时代发展的风口浪尖,在未来的数字货币市场中,国家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不可预测的,但中国的开发和研究已经开始。

为什么深圳在国务院的支持下是独一无二的?

创新与监管的协调发展可以促进市场的繁荣。深圳可以开展数字货币研究,这是政策的进一步支持,为数字货币在中国的发展和推广提供了动力。同时,明确政策和试点发展有利于监管跟踪.我们将共同促进市场合规的健康发展。

但是,为什么深圳可以成为一个示范区呢?事实上,深圳拥有强大的科技基因,拥有腾讯、华为、中兴通讯等国内顶尖科技企业,以及中国最大数量的区块链创新企业,在调动市场力量探索数字货币技术路线方面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回顾历史发展,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深圳作为试点地区,引进境外资金进行加工贸易和投资,已成为跨境交易的重要起点,也是外资进入深圳和国内资金流出的重要切入点。在地理位置上,深圳毗邻香港,香港是人民币最大的离岸中心,与香港有着非常密切的金融关系。与其他重点城市相比,深圳市场化程度最高,创新资源集聚程度最强,科技龙头企业数量众多,科技成果转化和创新能力也处于前列,城市人口年龄结构相对较年轻,这决定了数字货币等创新应用的试点和推广具有独特的高质量土壤。

西南财经大学陈闻预测,国家对深圳建设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提出了要求。一方面,中央银行数字货币采用“二级交付”系统,明确不预设技术路线,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实现系统优化、联合开发和运营;同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建设也为中央银行Z2X的实际应用提供了广阔的场景想象空间,有利于不断完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在试点应用中的设计、交付、跟踪和监督。通过比较中国主流一线城市的现状,深圳最有可能成为第一个试点城市。深圳也可能通过数字货币试点,在建设国家乃至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试验场”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毫无疑问,作为数字货币研究试点城市的深圳,肯定会从中受益。然而,纵观全国,一旦深圳规划成熟,试验场的重要性对整个国家的无限发展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应该知道,中国数字货币的发展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深圳的发展与发展是一致的。2014年,中央银行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发行合法的数字货币,以证明中央银行发行合法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5年,进一步研究了数字货币发行业务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等关键技术,形成了关于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一系列研究报告,中央银行发布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完成了两轮修改。2016年1月20日,在央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进一步明确了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指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将积极探索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研究数字货币的多场景应用,力争尽快推出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从那时起,中央银行设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跟踪和研究数字货币的进展和金融科技创新,并开展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2018年1月25日,网上成功启动了数字票据交易平台的实验制作系统,并结合区块链的技术前沿和票据业务的实际情况,对前期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系统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和改进。2018年3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话会议,指出“我们将稳步推进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发。”2018年6月,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成立了深圳金融技术有限公司,这是深圳的全资子公司。迄今为止,它是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全国的唯一分支机构。这个消息是为了数字货币在深圳登陆,发展一条清晰的路线。

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学院副院长董锡庙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成功研发了法定数字货币之后,在推广之前,一般有必要进行试点。试点城市应考虑金融基础设施、金融生态环境、金融机构能力、科技企业能力等因素。苏宁金融研究所(Suning Institute Of Finance)高级研究员黄大志(Huang Dazhi)在接受采访时进一步表示,区块链平台和反复提到的监管沙箱系统可能会在未来引领深圳市场。

未来将相互关联,关注风险。

在明确的政策、市场预期下,深圳的研发在推进互联互通的过程中,抓住机遇,也要注意防范各种风险。

金融作家肖雷写道,深圳作为中国金融市场的第三极,应该首先承担起尝试的权利和责任。他从三个方面分析了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在未来的发展机遇:一是将我国的数字货币分为哪些环节,具体服务公司在各个环节应满足哪些条件;二是在将数字货币融入移动支付的过程中,如何切入现有手机制造商、互联网巨头、区块链企业、金融公司等的服务体系。第三,中国的数字货币是否会对比特币等各种全球性的虚拟货币产生定价和贸易影响,以及如何引入各种持续的市场实体,从而增强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全球属性和影响力。肖磊还表示,有迹象表明,在数字货币行业,特别是在数字货币交易和支付市场,国家一级的竞争将在未来不可避免。

关于风险考虑,苏宁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黄大志表示,首先要注意跨境金融中的各种风险问题。其次,在资产配置中,要注意不同市场金融产品的不同风险类别和特点,以及跨市场金融资产配置的风险传递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